新闻纸及各类包装用纸价格飞涨

类别:文化印刷用纸    发布时间:2019-05-12 15:24    浏览:

  真正导致新闻纸价格在几年低迷之后快速上涨的原因,是造纸企业技术改造的推进、产出结构的变化和初步垄断的形成。

  2016年以来,新闻纸及各类包装用纸价格飞涨,引起很大关注。据统计,2016年11月至2017年2月,新闻纸价格上涨了40%,从每吨3800

  。有业内人士形容,“涨价函像雪片一样飞来”。作为新闻出版从业人员,笔者也深切地感受到了这波涨价潮给新闻出版行业带来的巨大冲击和沉重压力。众所周知,2012年以来,在国民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增大、传媒格局深刻调整的大背景下,伴随着舆论环境、传播方式的变化,都市、商业类报纸和期刊发行量急剧下滑,读者流失、广告市场萎缩,传统纸媒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现在的情景对新闻出版业来说可以用“屋漏偏逢连夜雨”来形容。

  新闻纸作为报纸印刷最重要的原材料,在中国特有的国情下,具有一定的政治属性和社会属性。从历史上看,大部分时期国内纸报双方合作关系良好,供需矛盾不大。但说到底,新闻纸生产厂家是一般社会企业,新闻纸是一般社会商品,具有商品的一切属性,要参与市场活动,面对市场竞争,追求利润最大化。因此,近期新闻纸价格大幅上涨有着复杂的市场因素,有供给方面、需求方面的因素,也有市场竞争策略、谋求市场优势地位的因素。

  从供求方面来说,一是新闻纸生产成本上涨导致产销价格倒挂,也就是俗称的“面粉比面包贵”;二是新闻纸去产能的进度快于需求量减少的速度,使得市场供应出现短缺现象。

  原材料价格快速上涨。国内造纸企业生产新闻纸的主要原料是美国废纸,兼用国内废纸和部分原浆。美国废纸标准的调整和进口废纸限制政策的实施,以及海陆运费的上涨,使得新闻纸生产原料价格快速上升。近期,OCC(美股实时行情)价格突破了280美

  /吨。而在价格上涨的同时,供应量和质量却在下降,目前美国废纸的合格率仅为60%,成纸率明显偏低。另外,新闻纸和箱板纸原料使用相同规格美国废纸,而箱板纸生产成本低、售价高、需求旺盛,市场上美国废纸被箱板纸厂家大量分流,短缺已成常态。2016年以来,国产废纸市场金融属性集中爆发,价格不断上涨,目前保持在1500

  /吨左右,金融属性交织商品属性,导致市场上出现“废纸荒”现象。国外原浆虽有新增产能,但大多数浆厂采取了延期投产以保浆价的策略,实际供应量并没有大的提高,最终浆价提高了150~200

  /吨。烧碱、钛白粉等生产铺料价格的上涨,人工、运输、煤炭价格的上涨,亦助推了新闻纸涨价大潮的汹汹来袭。

  随着国家环保政策日趋严格,纸厂在环保治理方面的投资不断加大,在某种程度上也造成了成本的增加。造纸业是高污染行业,治理起来投资巨大,一些无力在环保方面进行投资的中小型造纸企业选择了停产或关闭,一些大企业也开始减产、限产。2016年4月,国务院印发《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提出要全面控制污染物排放,在2016年底前,取缔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小型造纸、制革、印染、染料、炼焦、炼油、农药等严重污染水环境的生产项目。据不完全统计,行动计划实施后,福建省取缔小型造纸厂62家,湖南省取缔50家,安徽省取缔38家,贵州省取缔19家,山东省取缔49家、河北省取缔5家……大量中小造纸企业关停并转,大型企业减产、限产直接造成了新闻纸总产量下滑,供需关系发生变化,出现供不应求的现象,这在2016年的下半年已经突出表现出来。部分企业的关停使得大型造纸企业更具议价话语权,加之环保投入的增加,进一步助推了纸价的上涨。

  人民币贬值和融资难现象的出现。人民币贬值直接导致了国内新闻纸生产的主要原材料美国废纸进口成本的增加,大大削弱了纸企的盈利能力,为当前不断看涨的造纸市场火上浇油。另外,2017年以来,金融部门压缩信贷,资金使用门槛提高,融资成本增加,也使得造纸企业的账期缩短。

  左右,新闻纸价格与成本严重倒挂,出现了“生产新闻纸不如停产新闻纸”的局面。一直处于亏损、被压制状态的造纸企业有转嫁内在成本压力,要求盈亏平衡,争取价格主导权和话语权的诉求,使得新闻纸涨价有一定的合理性。

  前些年国内纸媒高速发展,用纸量急剧扩大,从2005年下半年开始,国内新闻纸市场价格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上涨,2008年初到当年三季度,新闻纸价格最高达到6100

  /吨。需求的上升,巨额的利润,导致国内新闻纸的产能急剧扩张。新闻纸生产企业如华泰集团有限公司、山东晨鸣纸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广州造纸集团有限公司等都利用这个机会购买了世界最先进的新闻纸机。2008年中国新闻纸产量约为475万吨,是1990年—1997年8年间新闻纸产量的总和,仅山东华泰的产能就比1996年全国总产量还高出33%。

  但在2012年以后,随着新媒体的蓬勃发展,传统媒体尤其是都市类报纸、期刊受到了较大的冲击,其中标志性事件就是曾经风靡一时的《京华时报》正式宣布停刊,而国内纸媒市场快速下滑,新闻纸的需求量连年下降,价格持续低迷,使得新闻纸行业最终步入严冬期。有关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报业总用纸量276万吨,比2013年下降31万吨。2015年全国报业总用纸量235万吨。2016年全国99家报社用纸量117.2万吨,比2015年减少15.8万吨,下降11.9%。据中国报业协会预计,2017年全国报业总用纸量为171.1万吨。在此情况下,很多国内新闻纸厂家采取减产、转产措施,有的甚至提早退出新闻纸市场。我国原有的九大新闻纸企业,目前在市场竞争中处于前列的只有华泰集团有限公司和广州造纸集团有限公司;山东晨鸣纸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基本停止了新闻纸的生产,吉林造纸(集团)有限公司被山东晨鸣纸业股份有限公司兼并并改产;中外合资的河北诺斯克龙腾纸业有限公司被华泰集团有限公司收购;福建南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殷泰纸业有限公司、岳阳泰格林纸集团、江西纸业有限责任公司均已退出新闻纸市场。国内纸媒市场实际上出现了分化局面,一方面是都市类、市场类报纸发行量下滑明显,另一方面党媒的发行量一直保持稳定,甚至实现了稳中有升。新闻纸去产能的进程明显快于需求量减少的速度。

  原纸价格攀升后异象频发,到底谁是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