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心疼这些空间被幸运飞艇白白浪费

类别:文化印刷用纸    发布时间:2019-06-04 18:55    浏览:

  北京市151家实体书店扶持奖励名单日前出炉,这些实体书店、阅读空间,共获得5000万元专项资金扶持。几家欢乐几家愁,有一些书店、阅读空间因为少了一纸营业执照,甚至连申报资格都没有,遗憾地错过了此次难得的机会。

  近日,记者实地走访调查发现,受困于营业执照的阅读空间、文化空间,其实并非个案。

  位于地安门东大街与西大街交会处的中国书店雁翅楼店,是一家24小时书店,任何一个时段去,都会有读者在店内看书,尤其在晚间,安静阅读的场面甚至令人感动。但是到这里阅读的读者,想来点茶点、咖啡抵御饥饿和疲劳,一直未能变成现实,因为他们身边的吧台已闲置了几年,始终处于“待业状态”。

  记者从书店方了解到,因心疼这些空间被白白浪费,书店只好将图书等摆进了吧台,那些原本要派上用场的冰柜、消毒柜于是彻底成了摆设。在这家书店,不仅在一层有个闲置的吧台,二层也同样有一个。

  书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三年多前,书店开业之时曾经有过美好构想,想给读者提供更多的“配套服务”,但如今看来还难以办到。这位工作人员解释,尽管书店有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但书店利用了文物古建复建场所,没有房屋产权证,无法办理营业执照,因此不能提供配套服务。

  事实上,缺少营业执照,给书店增添了不少负担。这位工作人员说,无营业执照在银行不能开户,就进不了货,只能从总店进货,还要每周到总店报备等。即便是采购文化用品,也被视为个体户,要自己去现场提货,而无法享受发货的待遇。

  中国书店雁翅楼店的难题不是个案,其他一些阅读空间也受困于营业执照。第二书房创始人李岩介绍,“工商登记需要房产登记证明,首先要求固定经营场所,这样才能办执照,但很多书店、阅读空间都使用的是腾退空间以及产权关系不明的房产,因此不可能有房屋产权证。”

  小众书坊是一家诗歌书店,开在东城区的一个四合院内,这里有阿多尼斯、毕肖普、达尔维什、余光中、西川等中外诗人的诗集,达上千种之多。创始人彭明榜透露,书店所在的四合院产权曾隶属一家出版社,后又进行了转让,房屋产权始终不明晰,成为历史遗留问题。他介绍,在办理书店营业执照时,因为无法出示房屋产权证,营业执照就无法办理。

  没有营业执照,对书店、阅读空间存在怎样的影响呢?业内人士透露,书店有出版物经营许可证可以出售出版物,但没有营业执照,就无法办理卫生许可证等相关证照,餐饮等配套服务就无法进行。“有的书店、阅读空间没有营业执照,也会给读者提供相关服务,但这存在很大风险。”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如此说道。

  不仅开在腾退空间里的书店、阅读空间,受制于一纸营业执照,开在老厂房内的阅读空间、文化空间,也遇到类似难题。

  位于朝阳区的郎园vintage创意园已成为文艺青年的栖息地,听讲座、聊电影、看昆曲,每到周末人气很旺。郎园vintage内容总监丁铭智说,郎园前身是万东医疗设备厂,由于不符合核心区域产业定位被腾退,该老旧厂房后来改造成了文创园区。但该园区是工业用地,不是商业属性的用地,因此园区内的良阅书房、虞社演艺空间申请营业执照就很困难,“这也是我们目前面临的一个死结。”

  “对于虞社而言,因为没有营业执照,承办高质量的演出或者卖票就不允许,但如果是公益性质的演出,就没问题。”丁铭智直言,这给运营方带来很大困扰,国家相关部门对商业演出有很多扶持政策,如惠民票价等,这些补助都只针对有资质的演出场所,“我们没有资质,也不能卖票,拿不到任何补助,就觉得很亏。”

  事实上,因为没有营业执照,高质量演出也不可能引进。前年,台湾导演赖声川跟郎园商谈,希望将他的演出放在虞社演艺空间,但是一听说对方没有演出场所资质,而自家是民营院团,必须靠卖票回收成本,结果这次合作就泡了汤。

  首创郎园总经理赵春燕说,北京市鼓励腾退的工业厂房转变为商业用地或文创园区,但目前还缺乏实施细则。“我们的工作人员到消防局、文化局、工商局办相关手续,大家还是按已有的政策法规来办,目前还缺乏政策突破口。”

  据了解,北京有将近240余个腾退出来的老厂房,已开发的有100多个,有的已变身为电影院、画廊、图书馆、书店等,但不少文化空间都存在无法办理营业执照的问题。

  文化空间面临的这些难题,都是在利用老旧厂房、文物古建等腾退空间的过程中冒出来的新问题。无论怎样,活化、利用这些腾退空间,不能因为营业执照而成为障碍。

  首都师范大学文化研究院公共文化研究基地副主任蒋璐认为,随着近年来腾退改造的建筑物不断增多,可以考虑出台针对性政策法规,对建筑物功能改造的申请条件、申请程序加以明确,落实相关细则。对于普遍存在的问题,如文化空间的营业执照、老旧厂房演出的资格认定等,可考虑微调相关标准,给予政策支持。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向勇提出,针对这些问题,可以对相关经营主体和功能进行分类,采取过渡性的决策,比如可以成立专门的平台提供相关服务,在现有的法律法规框架下,进行一边申办证照、一边试营业。

  尽管如此,已有不少利好消息传来。市工商局近日发布《关于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实施意见》,意见规定,利用老旧厂房、腾退用地等开办实体书店的,经所在地的区政府或其授权部门出具变更建筑使用功能的认定意见后,支持其办理登记注册。市新闻出版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近期将组织文化局、工商局、税务局、教委等统一协调,完善措施,为实体书店的开办,打开一条绿色通道。

  特别难得的是,一些创新性的举措已露头。郎园park项目总经理吕佳透露,石景山区已针对郎园park制定出统一规则,即由投资促进局牵头,协调解决相关企业注册问题。“所有此类项目,由投促局出具符合产业定位文件,由集体经济办公室出具非违法建设证明文件,申请单位携带相关资料到工商局即可办理注册手续。”全民畅读创始人赵杰说,按照这样的规定,他在郎园park新店的营业执照已办下来了。